蚌埠新聞網>> 深讀周刊

南北分界線城市 冬季采暖 現實“三問”

-

2019-11-22 09:54     來源: 蚌埠新聞網
        

□蚌埠新聞網記者 余小喬/文 劉晨/圖

為了冬日家中取暖,市民劉女士家安裝了供暖設備。

新奧燃氣技術人員為燃氣供暖設備安積。

一夜北風起,天地涼意生。今日小雪節氣到,意味著寒潮和強冷空氣活動頻數將變高,冬季降雪即將拉開序幕。而每到冬季必刷屏的“南方沒有暖氣”話題,早在上一場冷空氣來臨之前,就已在網絡上形成輿論場。

城市冬季取暖的短板問題不止在南方。地處南北分界線、不南不北、亦南亦北的蚌埠,在冬季同樣面臨著“除了棉衣棉褲,取暖基本靠抖”的困境。那么,在集中供暖政策沒覆蓋、補貼跟不上、條件較有限的情況下,如何有效解決蚌埠人民冬季采暖問題?

除帶有明顯區域性特征的西片區熱電聯產集中供暖之外,天然氣集中供暖與分戶式壁掛爐采暖已經呈現流行之勢,淺層地源熱泵采暖、污水源熱泵采暖也已初步進入能源型公司的視野。

集中供暖“先驅”,緣何慢慢敗給現實?

生于斯長于斯的蚌埠人,常常將“走千走萬不如淮河兩岸”掛在嘴邊,為與生俱來的地理優勢引吭高歌。然而,隨著寒冬漸至,單靠一身正氣完全熬不住的蚌埠人,再不敢輕易說出這句傲嬌的話語。嘴里禿嚕的、眼里流露的,滿滿都是對“北方暖氣里四季如春”的渴望。

導致這種落差的,是上世紀50年代定下的“秦嶺-淮河”供暖分界線——分界線北邊的城市由政府統一建設集中供暖系統,并且政府在實際供暖周期內還會給予供熱企業和服務對象相應補貼;分界線南邊的城市,不強制集中供暖,也沒有任何暖氣補貼。

這種制度設計,對于南北分界線城市尤其尷尬:既沒有地道南方城市的溫潤氣候,也享受不到北方城市的冬暖夏涼。冬天來了,該怎么取暖?

1989年投產的西區熱電廠(現為安徽新源熱電有限公司),因其熱電聯產的企業出身,成為蚌埠地區集中供暖的首個“吃螃蟹”者。

據曾經在熱電廠工作過的張先生回憶,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熱電廠除了集中精力為西片區的重點工業企業、駐蚌軍事院校和科研院所集中供電、供熱以外,還同時為包括軍事院校、科研院所和熱電廠宿舍在內的單位小區供熱。他自己分得的單位熱電廠宿舍,直到他搬離前,已經讓他度過了好多個溫暖的冬天。

和張先生一樣在冬季也能感受融融暖意的,還有中國電科41所的王先生、裝甲兵學院的李女士。他們取自寒冬的幸福感,也都來自于熱電廠的蒸汽熱能,“單位和熱電廠合作,以集中供暖的方式給員工送來福祉,在蚌埠這座城市十分難得”。

事實上,這種“難得”背后的原因,一是它們的單位屬性,二是地理上的“近水樓臺”。“無論是車管學校宿舍、海校宿舍、123醫院宿舍、40/41所宿舍還是一機部設計院小區,都在熱電廠蒸汽供應的有效半徑之內,算是搭上了熱電廠這臺‘順風車’。”早年在熱電廠供職、現轉為下游公司安徽匯能動力股份有限公司任職總經理的梁杰如是告訴記者。

在他近三十年的履職記憶里,熱電廠周邊的住宅小區或多或少都有過“守著熱電廠卻不能取暖”的不甘。于是近些年,熱電廠開始與高科花園、天地花園、迎河碧水灣、和順新視界等小區合作,嘗試給商業住宅小區集中供暖。

然而,這樣的探索卻沒能達成預設的理想:高科花園和天地花園兩小區因居民采暖意見不統一,在磕絆中挺過幾年后中斷了合作;改良了運營模式后的迎河碧水灣小區,也因一戶一表帶來的運營成本和管理難題而無疾而終;想要借集中供暖提升品牌魅力的和順新視界小區,也在一期工程試水不利后,決絕地放棄了二期工程的合作。

即將迎來第三個采暖季收費的和順新視界物業經理朱小姐,最近一段時間開始準備為小區內申請今季采暖的家庭張貼標識。“我們小區是集中供暖小區,但是一期900多戶中,只有不到400戶按要求裝了暖氣設備,安裝率不到50%。”朱經理說,即便如此,今年到目前為止,也只有224戶向我們遞交了采暖申請。這也就意味著,另有100多戶處于“愛采不采,不采卻可能偷著采”的難控失控狀態。

“供暖小區都是將公共供熱管道直接鋪到住戶家門口,并用一個三角閥控制,住戶個人輕松就能掌握操作。一旦出現‘小動作’,我們既沒法解釋,還將承擔損失,只能今后加強巡查并發動群眾監督。”在她眼里,通過貼標識發動群眾監督,純屬無奈之舉。

據記者調查,造成供暖家庭“愛采不采”的,主要還是那些已經棄采小區遇到過的共性問題:采暖費用偏高。

非強制采暖區,如何因地制宜因時而動?

事實上,與蚌埠市民的經濟收入相比,短則三個月長則100天的采暖季,無論是按房屋面積測算還是按實際流量均攤,采暖費用都是一筆不小的支出。

在和順新視界,這兩種收費方式均已做過嘗試。物業朱經理告訴記者,小區在集中供暖的第一年,根據業主要求采取每家每戶計量收費,不僅抄表統計核算的工作量巨大,還因為一些細節問題讓物業蒙受了虧損,最后在開發商的補助下才算完結。轉為按25元/平方米收費的第二年,因為有限的采暖用戶數量和不可避免的管道熱損耗問題,物業也只是“出力賺吆喝”。今年,已過質保期的管道檢修和保養又多出點費用,均攤到采暖用戶頭上后,收費標準設定在27元/平方米。也就是說,住在100平方米的房子里,一個采暖季下來要交2700元采暖費。

不僅居民采暖費用偏高,供熱企業用能成本同樣高企。用匯能動力董事長吳雁的話說就是,“非強制采暖城市一沒有供暖支持政策和補貼,二還要承擔煤炭能源價格和管道建材價格上漲的壓力,企業用能成本不可能不高”。

于是,無論是供熱企業還是用熱住戶,都將歷史遺留的“非強制采暖區”作為不能溫暖過冬的頭號理由加以聲討。但這個客觀因素,似乎并不能成為南方城市對群眾溫暖過冬訴求充耳不聞、視而不見的借口。

有消息報道稱,浙江杭州于2017年3月推出天然氣家庭分戶式供暖服務,用戶可以自由設置供暖時長、溫度,用熱可單獨計量;湖南長沙于2017年11月中旬開始對濱江新城和洋湖生態新城啟動集中供暖;湖北武昌20個小區、1.8萬家庭已經享受集中供暖;江蘇揚州加大供熱管網建設力度,位于瘦西湖景區的鳳凰水岸等多個小區將實現集中供暖;合肥熱電集團的熱電聯產供熱,已經覆蓋11.5萬戶居民,濱湖新區供能面積500萬平方米的多能互補型區域能源項目,也在緊鑼密鼓建設中……

在我市,除了早些年利用熱電廠蒸汽在西片區率先探路集中供暖之外,小區供暖的觸角也開始延伸到了龍子湖東岸。直接推動這項工作的,正是另一家能源企業——蚌埠新奧燃氣有限公司。

2017年,新奧燃氣主動出擊,經過多輪磋商與溝通協調,最終與康恒地產達成合作,促成全市首個天然氣分布式集中供暖小區落戶康恒·濱湖藍灣二期工程,采暖配套共計87207平方米、惠及集中采暖用戶477戶。

如今,這批房子已經陸續到了交付環節,將于明年冬季正式啟動集中供暖。在西片區集中蒸汽供熱不斷唱衰的情況下,天然氣集中供暖又如何保證它的可持續性呢?

具體操作中,無論是開發商還是供熱方,都對這次試水抱有較為審慎態度。“我們花1000多萬給小區上采暖設備,不光是為了提升小區品牌附加值,還為了和燃氣公司達成后期運營方面的進一步合作。”濱湖藍灣項目總經理顧永告訴記者,基于我市及其他地區一些失敗案例的前車之鑒,決定加推集中供暖之前,項目方與供熱方做了大量的市場調研和可行性論證,最終采用“合同制”促進三方合作:業主在買房咨詢時,即被告知房屋的集中供暖屬性及買入后的繳費事宜,如果不接受這一設計就自動放棄,一旦簽訂買房合同,便必須遵從這一附加設計并不得反悔。業主在拿鑰匙收房時,必須與供熱方簽訂一份用熱協議,約定供暖與采暖的權利義務。“在南方城市享受‘暖冬’,沒有契約精神很難行得通、走得遠。”顧永說。

承擔小區供暖后期運營的新奧燃氣,也從選擇優質小區、高端客戶方面給出建議并做出努力。據介紹,濱湖藍灣的集中供暖樓宇,主要集中在別墅、大平層和花園洋房上,客戶的高端性可見一斑。

民間自發行動,給集中供暖帶來什么啟示?

在我市,比起那些遙不可及、難以覆蓋且勞師動眾的集中供暖大手筆,依靠空調、電熱器、煤爐取暖,對市民來說似乎更切合實際。而那些條件相對優渥的家庭,選擇通過安裝分戶式天然氣壁掛爐取暖,也已漸成風潮。

據新奧燃氣保守測算,目前全市已有壁掛爐采暖用戶2萬余戶,并且這一數字還在以每年10%的速度在增長。

但是,在專業人士眼里,采用天然氣能源站方式為小區集中供暖,不僅比分戶式供熱效果更好,關鍵還能節約能源、改善城市大氣質量。然而,這樣的想法實現起來有多難,在新奧燃氣副總經理吳圣明眼里,已不是三言兩語就可言明——

“拋開老舊小區操作難、新建小區意愿弱不說,單就‘煤改氣’帶來的天然氣資源趨緊、冬季價格走高來說,集中供暖的用氣成本就可能成為壓垮百姓接受度的‘稻草’,從而陷入非強制采暖區‘無政策難成活’的操作怪圈。”

匯能動力董事長吳雁對此深表認同。他認為,在電、天然氣、蒸汽等熱源中,經濟性相對更高的蒸汽取暖模式實施起來尚且困難多多、道阻且長,更別說其他了。

在吳雁的思維里,城市供熱問題是解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矛盾的現實需要,應該作為城市基礎設施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得到重視。“隨著經濟社會不斷進步,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對惡劣生活的忍耐程度都在變化,分界線以南的城市居民采暖,也已成為非強制、半民生的一種社會訴求。”他表示,政府層面應該打破強制采暖與非強制采暖的傳統界限,在規劃上統籌引領,并引導城市在城市擴建、地塊開發時同步實施居民采暖設計。畢竟,“一兩家企業哪怕‘能量’再大,也不可能承擔整個城市集中供暖的規劃與建設工作”。

采訪中,吳雁還拋出一個問題:所有居住環境的改善都需要成本,居民冬季采暖的成本誰來出?

“從企業的社會責任來說,匯能動力作為國有控股的具有公用服務性質的企業,不是不可以參與到居民采暖這項事業中,但怎么參與、參與到什么程度不好說,總之,不能讓國有資產流失是底線。”吳雁的言外之意,是企業的成本思維、風險意識與服務意識共生共存,企業不可能成為民生工程的主力擔當。

試圖在居民采暖市場分得一杯羹的新奧燃氣,憑一己之力與很多開發商洽談過小區供暖合作,除獲得在康恒地產的小范圍“試驗”,其余大多吃了閉門羹。但即便如此,借鑒外地城市做法,采取淺層地源熱泵采暖、污水源熱泵采暖也已初步進入新奧燃氣高層管理者的視野。

逐步推動居民小區集中供暖,儼然已成為新奧燃氣推廣和利用清潔能源的下一個陣地。去年,新奧燃氣總經理常空在公開場合提交了一份有關在蚌埠推行居民小區集中供暖的建議,認為我市也應該借鑒合肥、杭州、南京、上海、揚州、南通等南方大中城市以民生工程的名義推進居民小區集中供暖的做法,將居民小區集中供暖作為一項民生工程,納入到每年政府為民辦實事的工作當中。

他說,居民小區集中供暖應納入城市整體規劃中,高起點規劃,政府引導,企業參與。為此,新奧燃氣還草擬了一份《蚌埠市城區供熱初步方案》,對新建小區集中供暖、老舊小區分戶式供暖及智能熱網平臺建設提出思路。

無論是居民個體還是能源企業,內生力量尚且如此之磅礴,政府層面又當如何呢?(完)

深度閱讀

12月28日開通中恒商貿城夜班專線
中恒商貿城—新船塘方向由風情街—淮上大道—昌明街—雙墩路—永平街—淮上大道—朝陽路淮河大橋—淮河路—緯四路—新船塘。 [詳細]
淮上| 中恒商貿城| 船塘| 風情街|
汪瑩純主持召開市委理論學習中心組學習會暨市委常委會會議
審議通過《蚌埠市中長期青年發展規劃實施意見(2019——2025年)》、《蚌埠市貫徹落實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回頭看”反饋意見整改方案》等; [詳細]
蚌埠市| 中華人民共和國| 意見|
新闻趣味盒子怎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