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新聞網>> 深讀周刊

保衛視力,還兒童一雙明亮的眼睛

-

2019-11-22 10:00     來源: 蚌埠新聞網
        

□蚌埠新聞網記者 李茂峰

教室里的“眼鏡娃”。劉晨 攝

近年來,我國兒童青少年近視率居高不下,近視低齡化、重度化日益嚴重,已經成為困擾兒童青少年、家庭、學校及社會的熱點問題。今年8月,習近平總書記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全社會都要行動起來,共同呵護好孩子的眼睛,讓他們擁有一個光明的未來。

為了切實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今年9月30日,市教育局等七部門也制訂出臺《蚌埠市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工作實施方案》。方案提出,到2023年,力爭實現全市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在2018年的基礎上每年降低1個百分點以上。兒童青少年近視問題原因何在,如何有效防控兒童青少年的近視問題,專家認為,兒童青少年近視加劇成因復雜,只有群策群力,綜合治理,才能贏得兒童視力保衛戰的勝利。

【小鏡頭】 隨處可見“眼鏡娃”

2018年全國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為53.6%,其中,6歲兒童、小學生、初中生、高中生的近視率分別為14.5%、36.0%、71.6%、81.0%。

“媽媽,給我眼鏡”,早上7點許,王一鳴剛從床上爬起來,就急著要媽媽找眼鏡,雖然只有9歲的年齡,眼鏡早已成為王一鳴離不開的“裝備”。

“孩子戴眼鏡已經三年了,現在一刻都離不開它”,說起孩子的視力下降,王媽媽滿臉愁云:“如果誰能把正常視力還給孩子,我寧愿送給他一套房子”。

王媽媽說,孩子剛上一年級時,就吵著說黑板上的字看不清,當時沒在意,后來學校視力檢查時發現了毛病,原來是孩子近視了!

孩子年齡這么小怎么就近視了呢?懷著一分忐忑把孩子帶到醫院做檢查。檢查后,醫生說孩子近視已有100度,建議給孩子配副眼鏡進行校正。醫生說剛開始多半是假性近視,校正及時的話可以恢復。誰知道,眼鏡一戴上就再也沒有去掉。半年后進行復查,近視上升到了200度,一年后再檢查竟然上升到300度。“度數越來越深,鏡片越配越厚,小小的年紀臉上架著一副眼鏡,不光看起來別扭,做什么事都不方便,真愁人!”

近視低齡化趨勢越來越明顯,校園里的“眼鏡娃”越來越多。為了最為直觀地觀察本市兒童青少年的視力狀況,11月15日上午,記者走進小學校園一看究竟。

在某小學四年級的一間教室里,整整齊齊地坐著五十名同學。記者一跨進教室,忽然幾片白光閃過,原來是幾名“眼鏡娃”鏡片的閃光。記者仔細數了一下,全班有8名同學戴著眼鏡,班主任老師告訴記者,實際近視的不止這些,因為還有一些同學使用了角膜塑形片,角膜塑形片只是晚上使用,白天不用戴眼鏡,如果算上這些孩子,全班應當有三分之一的學生有不同程度的近視。

兒童近視高發并非個例。15日下午,記者又來到另一所知名小學探訪。午后的陽光暖洋洋的,學校的操場上,一群八九歲的孩子正在做操,記者仔細觀察,戴眼鏡的學生也多達10人。體育張老師告訴記者,小小年紀就戴著一副眼鏡,跑步時一不留神就掉在了地上,然后返回頭彎著腰滿地去找,這些孩子打籃球、踢足球也不方便,常常因為掉了眼鏡不得不提前退場。

更令人擔憂的是有些還在上幼兒園的孩子居然也患上了近視。在紫荊名流小區的一所幼兒園里,班主任孫老師告訴記者,她所帶的班級里每屆都有幾個患近視的孩子,以前這種情況十分少見,近年來有明顯增多的跡象。

記者調查中發現,與小學生相比,初中生和高中生的近視率更高。記者在一所中學的校門前進行了一次統計,下午放學后從校園里走出來的學生中,戴著眼鏡的幾乎占了一半。放眼望去,一副副眼鏡的背后,是一雙雙有些疲憊的眼神。

校園里隨處可見的“眼鏡娃”著實令人擔憂。市政協委員、蚌醫二附院副院長鄒杰感嘆地說,少年強則國強,少年智則國智,青少年是祖國的未來,小小年紀就架著一副眼鏡,這樣的身體素質怎能擔當起建設祖國的大任。

據教育部公布的最新統計數據,2018年全國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為53.6%,其中,6歲兒童、小學生、初中生、高中生的近視率分別為14.5%、36.0%、71.6%、81.0%,15個省份近視率高于全國平均水平,24個省份近視率超過50%。目前中國兒童青少年近視的總人數全球第一。

【大廣角】 視力變差為哪般

學業負擔,手機、電腦等電子產品普及,用眼過度、用眼不衛生、缺乏體育鍛煉和戶外活動是造成近視原因所在。

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青少年視力下降如此迅速?為了探究其中原因,11月16日上午,記者來到市婦幼保健院視力防護中心進行一番采訪。

視力防護中心位于三樓,記者看到走廊上坐滿了等待視力檢查的孩子和家長,等待的孩子中大部分是小學低年級學生。除了不少孩子在這里候診外,還有一些學生正戴著檢試鏡片在走廊里來回走動,檢驗鏡片的適應性。

“平時不讓你玩手機,你就是不聽話,這下好了,眼睛近視了吧!”一位媽媽不停地數落孩子,在媽媽的怒斥聲中,女兒的眼眶里涌出了淚水……

“無節制地看電子產品對眼睛的危害極大”,視力防護中心值班醫生姬麗告訴記者,電子產品使用低齡化,孩子過早、過度用眼是造成孩子視力下降的直接原因。“電子產品的屏幕都是由許多小的閃光點聚集而成,連續使用半小時以上,對孩子眼睛的剌激非常大。”

“爸爸媽媽上班了,我一個人在家用IPAD玩《憤怒的小鳥》,現在眼睛不舒服,醫生阿姨就要我戴眼鏡了。”在候診室通道上,7歲的申晨晨告訴記者,今年這個暑假,爸爸媽媽忙于工作,整個暑假都是他一個人在家玩。每天不是看電視,就是玩IPAD和手機,等到暑假結束,黑板上的字就模糊不清了。

“我們也不想讓孩子老玩手機,可我們也要上班,沒有人陪孩子,又要擔心孩子到處跑不安全,只好讓電子產品陪他玩”。看到孩子近視了,媽媽既心痛又無奈。

18歲以下的孩子,眼睛發育還未定型,特別是低齡階段,孩子的眼睛還處于生理性遠視狀態,由于游戲吸引力,需要孩子強制性調整眼睛的焦點盯著屏幕,若不能及時放松,容易造成痙攣,出現假性近視,如不及時糾正,就會變成不可逆的真性近視。姬麗進一步解釋說。

孩子得近視并不意外,在市第一人民醫院眼科門診室,一位帶孩子做眼睛復查的家長表現得頗為“淡定”:“每天一睜開眼就看書寫字,眼睛整天得不到休息,這樣不近視才怪呢!”

這位王姓家長告訴記者,他家孩子今年上初一,由于學業緊張,每天早上6點半起床,自從這一刻起,孩子的眼睛就像上了套子的騾子一樣不停地工作。一整天都呆在學校里,中午不休息,晚上放學回家后還要做作業,做完了校內的還要做校外補習班布置的,全部作業完成后,又要進行“自主閱讀”,這就意味著一天用眼十幾個小時。“再好的東西也經不起這樣無節制地使用,何況尚未完全發育好的眼睛。”

由于學習競爭愈演愈烈,除了學校的學習外,每一個家長都把孩子的課余時間安排得滿滿的,線上網課、校外培訓班,“精準”地占滿了孩子的時間,過度用眼成為摧毀孩子視力的“無形殺手”。

教育不應當以犧牲孩子的眼睛健康為代價。鄒杰認為,在孩子的成長中,健康永遠都應當在第一位,無論是學校還是家庭都應當給孩子留出一定的休息時間,多帶孩子進行戶活動,讓孩子們的眼睛“喘口氣”。

【深思考】 打響視力保衛戰

控防兒童青少年近視,不能僅僅依靠政府部門和學校,社會和家長應當擔負起守護孩子視力的重任。

學生近視眼發生率逐年攀升是一個世界性的問題,近視眼發生率最高的是亞洲。據統計,我國近視總人數超過3億人,為世界近視人口總數的三分之一,兒童青少年近視眼人數位居全世界第一。

人類獲得的信息70%-90%來源于視覺系統,近視高發率、低齡化、重度化嚴重影響到青少年健康成長。研究者認為,中國兒童青少年學業負擔,手機、電腦等電子產品普及,用眼過度、用眼不衛生、缺乏體育鍛煉和戶外活動是造成近視的原因所在。由于成因復雜,要有效防護兒童青少年近視,需要政府、學校、醫療衛生機構、家庭、學生等各方面共同努力。

事實上,青少年近視問題早已引起國家相關部門的關注。早在2008年9月,教育部就制訂出《中小學學生近視眼防控工作方案》,明確提出:將學生防近視工作提上議事日程,納入部門工作計劃,要求各地結合實際,制訂落實中小學學生近視眼防控工作方案,確保實現防控近視工作目標。

今年8月30日,教育部、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國家體育總局等八部門聯合印發了《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確定了防控目標:到2023年,力爭實現全國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在2018年的基礎上每年降低0.5個百分點以上,近視高發省份每年降低1個百分點以上。

為了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批示精神,切實加強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9月30日,市教育局等七部門也制訂出臺《蚌埠市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工作實施方案》,方案提出,到2023年,力爭實現全市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在2018年的基礎上每年降低1個百分點以上。到2030年,實現全市兒童青少年新發近視率明顯下降,兒童青少年視力健康整體水平顯著提升,6歲兒童近視率控制在3%左右,小學生近視率下降到38%以下,初中生近視率下降到60%以下,高中階段學生近視率下降到70%以下,國家學生體質健康標準達標優秀率達25%以上。

如何實現這一目標?《方案》提出,大力實施視力健康教育促進工程。充分發揮健康管理、公共衛生、眼科、視光學、疾病防控、中醫藥相關領域專家的指導作用,主動進學校、進社區、進家庭,積極宣傳推廣預防兒童青少年近視的視力健康科普知識。開足開好健康教育相關課程,向學生講授保護視力的意義和方法,提高其主動保護視力的意識和能力。

實施減輕過重課業負擔工程,嚴格依據國家課程方案和課程標準組織安排教學活動,嚴格按照“零起點”正常教學,注重提高課堂教學質量,不得隨意增減課時、改變難度、調整進度。強化對作業數量、時間和內容的統籌管理。小學一二年級不布置書面家庭作業,三四年級書面家庭作業不得超過40分鐘,五六年級書面家庭作業不得超過60分鐘,初中不得超過90分鐘,高中階段也要合理安排作業時間。

“控防兒童青少年近視,不能僅僅依靠政府部門和學校,家長應當擔負起守護孩子視力的重任”。市政協常委、安徽財經大學文學院教授徐豪認為,孩子在學校基本上沒有機會玩電子產品,學校的課程設置也不會讓孩子過度用眼,但在教育競爭壓力下,為了讓孩子“贏在起跑線上”,許多家長拼命給孩子報課外班,雖然多年來,學校一直在減負,但怎么減也趕不上家長不斷為孩子增負,所以在防控近視方面,家長要有清醒的認識,如果家長仍不重視孩子的視力,甚至抱著以犧牲視力換成績的想法,近視防控的目標怎能實現?“孩子是社會的更是家庭的,無論什么時候,孩子的健康都應當是第一位的,以犧牲孩子的視力為代價換來的成績不會具有持續性”。(完)

深度閱讀

12月28日開通中恒商貿城夜班專線
中恒商貿城—新船塘方向由風情街—淮上大道—昌明街—雙墩路—永平街—淮上大道—朝陽路淮河大橋—淮河路—緯四路—新船塘。 [詳細]
淮上| 中恒商貿城| 船塘| 風情街|
汪瑩純主持召開市委理論學習中心組學習會暨市委常委會會議
審議通過《蚌埠市中長期青年發展規劃實施意見(2019——2025年)》、《蚌埠市貫徹落實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回頭看”反饋意見整改方案》等; [詳細]
蚌埠市| 中華人民共和國| 意見|
新闻趣味盒子怎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