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新聞網>> 社會

禁塑令 環保和發展“雙引擎”

-

2019-11-29 08:57     來源: 蚌埠新聞網
        

□蚌埠新聞網記者 李茂峰/文 劉晨/圖

機關食堂超市張貼著禁塑令的宣傳展板

大部分菜場仍然在使用一次性塑料袋。攝于藍天菜市場。

核心提示:2008年6月1日起,國家實施“限塑令”,要求超市、商場等商品零售場所實行塑料購物袋有償使用制度,一律不得免費提供塑料購物袋。“限塑令”頒行初期,取得一定效果,然而隨著時間推移,除部分超市執行“限塑令”外,絕大多數商業零售場所早將限塑令拋之腦后,各種規格的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袋大行其道。

為深入貫徹綠色發展理念,積極推進國家生態文明先行示范區建設,防止不可降解塑料制品對生態環境造成白色污染,日前我市在全省率先出臺《關于推廣應用生物基可降解塑料制品防止白色污染的實施意見》。

蚌埠版“禁塑令”如何落在實處,怎樣讓“禁塑令”成為保護生態環境和促進生物基材料產業發展的“雙引擎”?本期《深讀周刊》為您解讀。

袋子換一換,環境將改變

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袋和泡沫餐具,都是石油基高分子材料制造的,這種石油基高分子材料降解極為困難,通常可存留100年至200年。

輕薄,柔軟,光潔,半透明,拿在手里搓揉幾下,同絲綢一樣順滑……這是可降解塑料袋給記者留下的第一印象。

“在使用上,可降解塑料袋與過去使用的不可降解塑料袋沒有什么區別,強度一樣,但袋子這一換,對環境的好處可多啦!”在市政府綜合樓一樓樓梯間,保潔員張大姐一邊小心翼翼換下裝滿雜物的可降解塑料袋,一邊跟記者聊起了可降解塑料袋的好處。

可降解塑料袋與不可降解塑料袋一樣結實,根本不用擔心會破裂,同時這種可降解塑料袋幾個月的時間就能變成碳水化合物,融入泥土,不會再像過去使用的那種塑料袋需要上百年時間才能降解。

“你怎么知道這么多?”“都是上課時聽到的呀!”張大姐告訴記者,今年8月起,市委市政府所有辦公樓的保潔都換上了可降解塑料袋,為了讓保潔員明白換塑料袋的意義,進而向身邊的人宣傳使用可降解塑料袋,物業公司還專門給保潔員上了一堂生動的“環保課”,通過動畫演示,讓保潔人員直觀地看到可降解塑料袋的降解過程。“過去只知道塑料袋用起來很方便,根本沒想到環保這事兒,現在袋子換了,觀念也換了,在家里盡量不用不能降解的塑料袋”。

“自從辦公樓保潔換上可降解塑料袋后,不僅員工的環保意識一下子增強了,機關工作人員的環境意識也提高了許多。”在禹會區政府辦公樓,物業保潔經理陳數告訴記者,今年8月份起,整個辦公樓全部換上了可降解塑料袋保潔,一天使用可降解塑料袋200多只,這些可降解塑料袋由物業公司統一采購,分發給所有保潔人員。

“早就盼著禁塑了,這樣我們的環境美內涵就完全不同了”。家住經開區晨光花園14號樓的王芒是一個環境保護的踐行者。在王芒看來,現在對小區環境影響最大的,也是最難打掃的不是垃圾,而是各種各樣的塑料袋,買菜用塑料袋,購物用塑料袋,這些一次性塑料袋最后都被當作垃圾投進垃圾桶,有時一刮風,垃圾桶里的塑料袋被吹起,落在草叢里、綠化帶里,甚至是掛在樹梢上,撿拾塑料袋特別麻煩。“撿拾頂多是費點體力,更大的麻煩是這些不可降解的垃圾袋被填埋后,還會對環境造成極大污染。久而久之,我們賴以生存的環境將會變得更加惡化。”

鑒于對環境的珍愛,今年7月,王芒聯合了幾個志同道合的小姐妹共同組織了一個“環境保護聯盟”。她們約定,每個月到龍子湖撿拾垃圾,每周在小區做一次環保志愿者和宣傳員,全體成員以身作則,拒絕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

“說起容易,做起來難,不可降解塑料袋及包裝已經無處不在。王芒坦言,平時上超市、去菜市場,用自己帶的無紡布袋沒有問題,但遇到網購和買外賣就不行了。因為現在商家已經得了“塑料袋依賴癥”。說著,王芒隨手打開一件網購包裹,記者看到,拆開最外面的紙盒后,盒子里的物品全裹著一層厚厚的塑料袋,打開塑料袋,里面每一個小物件也都用塑料袋包裝,這樣層層疊疊,一個極普通的包裹里居然拆出了一堆塑料袋。

“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袋和一次性泡沫餐具都是‘白色污染’,由于用途極廣,使用量極大,目前已經成為環保污染的頭號殺手”。蚌埠市生物基材料產業專家委員會秘書長、蚌埠學院材料與化學工程學院教授王傳虎表示,現在市面上銷售和使用的塑料袋基本上都是石油基高分子材料制造而成,這種材料降解極為困難,可存留100年至200年。由于塑料制品已廣泛滲透到人們的生活中,全國每年消費塑料制品已超過13314萬噸,而其中30%約4000萬噸用于食品包裝、一次性餐具、購物袋等,這其中又有40%的制品約1600萬噸最終成為“白色污染”。

“落地”難在哪,關鍵在理念

如果將環境保護拋之腦后,每個人都打自己的“小算盤”,“限塑令”就會形同虛設,高舉環保大旗,綠色駐留心間是令行禁止的關鍵。

作為一種重要的材料,石油基塑料廣泛應用于工業生產及人們的日常生活中,這種塑料由于具有重要使用價值,曾深刻改變著我們的生活,因而塑料的問世一度被稱為“白色革命”。

由于石油基塑料是高分子物質,其分子結構十分穩定,很難分解,因而石油塑料的最終去向成為世界性難題,而無法降解的塑料最后就成為“白色污染”。

目前對環境污染最大,也最令人頭痛的是超薄的一次性塑料袋及一次性塑料制品餐具。價廉、質輕、方便,用量大,使用范圍廣,所以是白色污染的“頭號殺手”。正因如此,無論是2008年國家出臺的“限塑令”,還是今年7月蚌埠市出臺的“禁塑令”,列入“限”、“禁”范圍的都是超薄的一次性塑料袋,只不過在國家限塑范圍之外,蚌埠市根據實際情況將“一次性塑料餐具”同時納入了禁塑之列。

2008年,國務院辦公廳發布的《關于限制生產銷售使用塑料袋的通知》規定,從當年6月1日起,在全國范圍內禁止生產、銷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購物袋,所有商品零售場所實行塑料購物袋有償使用制度,一律不得免費提供塑料購物袋。這個限塑令之所以將塑料的厚度界定為0.025毫米,就是因為這些超薄一次性塑料袋使用范圍極廣,又沒有回收價值,對環境的污染最大。

菜市場是使用一次性塑料袋的“重災區”。11月23日,星期六,記者在群力街千萬加菜市場看到,整個售賣區集中了上百家攤位,每一個攤位上都掛著成捆的一次性塑料袋,每一位顧客購物后,店主都會用一個塑料袋將蔬菜套上,如果同時在一家攤檔購買了幾樣蔬菜,店主則貼心地對物品再統一打包。這樣每一位走出菜市場的顧客都會拎著一大堆塑料袋。記者隨機數了三位顧客手中的塑料袋,一位有8只,一位有10只,最少的也有5只。千萬加菜市場管理部負責人陳一帆告訴記者,該菜市場每天平均客流量約6000人次。即使按照每人使用5個塑料袋計算,僅這一個菜市場每天的一次性塑料袋使用量也多達3萬只。

“塑料袋可以給菜品分類,如果遇到買雞買魚,有湯湯水水的菜,又不會彼此污染和灑漏,況且塑料袋還都是免費送的,用起來很方便。”采訪中,家住群力街金蚌小區的張大媽告訴記者。“有沒有考慮到一次性塑料袋會帶來白色污染呢?”“聽說過,但每次買菜都自己帶袋子太麻煩,而且還沒有辦法分類,再說了,白色污染也不是我們老百姓考慮的事,但給生活帶來方便卻是看得見摸得著的”。

在記者的調查采訪中,與張大媽一樣精于算個人“利益賬”的市民不在少數。個人的利益賬同樣也存留在商家的“小算盤”里。

“小的塑料袋一只合3分錢,大的合6分錢,花費的成本不高卻能給顧客帶來很多方便,如果別人都有,而我沒有,這生意就沒法做了”。蘭凌路銀河菜市場,一位攤主告訴記者,每天都有業務員過來推銷一次性塑料袋,別說可降解塑料袋價格高不合算,就算想要也不知道從哪里買。

“限塑令”之所以作用“有限”,其中原因是多方面的,有源頭治理執行不力問題,也有監管不嚴問題,更有全民環保意識不強問題。如果將環境保護拋之腦后,每個人都打自己的“小算盤”,“限塑令”就難免變成“一紙空文”。

助力生物基,綠色駐心間

向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說“不”,具有環境保護和促進產業發展的兩重效應。一方面可以保護自然環境免受白色污染,又為可降解塑料制品“蚌埠造”提供廣闊的市場空間。

在國家“限塑令”之后,蚌埠市頒布“禁塑令”,可以看作是國家“限塑令”的升級版。

翻開《蚌埠市人民政府關于推廣應用生物基可降解塑料制品防止白色污染的實施意見》,記者看到,“禁塑令”明確提出,按照“整體規劃、分步實施”的工作原則,我市禁塑將分行業分類別推進,由限制到逐步禁止生產、銷售、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不斷擴大生物基可降解塑料制品替代使用范圍,推動形成禁塑長效機制。

按照蚌埠市“禁塑令”推進計劃,2019年7月底前,全市黨政機關、事業單位、大型國有企業等單位全面禁止購買、使用和提供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袋,全部采用生物可降解塑料袋替代。9月底前,全市黨政機關、事業單位、大型國有企業等單位禁止購買、使用和提供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餐盒、塑料杯、全部采用生物基可降解塑料制品替代。

2019年12月底前,民辦學校、民營醫院、大型超市、大型商場等單位和場所禁止提供和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袋、塑料餐盒、塑料杯,全部采用生物基可降解塑料制品替代。2020年12月底前,實現《蚌埠市生物基可降解塑料制品推廣目錄》所列生物可降解塑料制品,在全市范圍內對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100%替代。適時在全市全面禁止生產、銷售和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袋、塑料餐盒、塑料杯。

黨政機關、事業單位、大型國有企業等單位率先全面禁塑,可以起到示范帶動和宣傳發動作用,第二個推進層次為具有經商性質的單位,這些單位是一次性塑料制品的提供者,如果禁塑令在此地得到很好的貫徹落實,禁塑的效果將會事半功倍。

“《蚌埠市生物基可降解塑料制品推廣目錄》值得期待!”在沫河口工業園區,雪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李云政說起蚌埠市出臺的“禁塑令”,欣喜之情溢于言表。生物基材料是蚌埠市實施“創新之城·材料之都”發展戰略的重要抓手,“禁塑令”適時出臺,對蚌埠市生物基材料產業發展既是鼓勵也是鞭策。

李云政說,雖然蚌埠市生物基材料的市場覆蓋全國,甚至在全球都有一定的影響力,但政府在安徽首家出臺禁塑令,在客觀上,傳達出大力發展生物基材料產業的決心。“與禁塑令同步的產業發展計劃,保障了生物可降解塑料制品的供應能力。”

“禁塑令助力生物基材料產業,生物基材料產業又為禁塑令的推進提供了產品保障,兩者相輔相成。”安徽豐原福泰來聚乳酸有限公司總經理李遠告訴記者,聚乳酸的原料是玉米,作為生物基材料,它具有綠色、安全、環保等特點,這種材料不僅可以做成可降解購物袋、餐具、服裝、醫療用品,這些產品可以完全替代石油基塑料,具有廣闊的市場前景。如今蚌埠在打造生物基材料產業的同時,在省內第一個出臺禁塑令,意義深遠。“禁塑令”具有環境保護和促進產業發展的兩重效應。

“禁塑令雖好,也要落在實處,如果執行不力,將會變成‘一紙空文’。”長期關注環保產業發展的安徽社會經濟研究所所長、安徽財經大學教授張會恒認為,除了在單位禁止使用和提供外,還應在提高全體市民的環保意識上下大功夫,而改變觀念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同時還要加強監管,掐死‘源頭’,防止‘偷產’,切斷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袋和餐具的流通渠道,唯有如此,可降解塑料制品才能全面走進尋常百姓家。(完)

深度閱讀

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姚玉舟來蚌調研 汪瑩純王誠陪同
得知我市經過一年多的重拳出擊,淮河蚌埠段非法采砂活動已經全面絕跡,姚玉舟表示,蚌埠在整治非法采砂的過程中,各部門配合密切、措施有力、工作到位,取得了良好成績,要進一步提高認識、加大力度,注重把非法采砂整治與掃黑除惡相結合,加快推進淮河流域生態優先、... [詳細]
蚌埠| 社區| 姚玉舟| 碼頭|
淮河邊要建濱河體育公園
而體育公園內的休閑健身區考慮到這一問題,特意設置了林下健身場地,有了樹蔭的遮擋,空氣更清新、風景更宜人,戶外鍛煉身體也不用擔心被曬的問題了。 [詳細]
綠道| 公園| 場地| 休閑| 濱河體育|
新闻趣味盒子怎样赚钱